心脏

邓铁涛:阴阳并补,调脾治心

时间:2023-06-20 22:41:38  
内容摘要:以案说医邓铁涛:阴阳并补,调脾治心原创陈凯佳邱仕君广东中医药2020-09-1818:00发表于广东邓铁涛(1916.10-2019.01)首届国医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医诊法代表性传承人,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
以案说医邓铁涛:阴阳并补,调脾治心
原创 陈凯佳 邱仕君 广东中医药 2020-09-18 18:00 发表于广东

邓铁涛(1916.10-2019.01)首届国医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医诊法代表性传承人,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中医内科创始人之一,现代著名中医学家。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中医药抗击非典特殊贡献奖、首届中医药传承特别贡献奖、中华中医药学会终身成就奖、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获得者。(摄像 陈安琳)

每天18时,以案说医。医案是中医临床实践的记录,体现了诊疗过程中理、法、方、药的具体运用,是医家诊治疾病思维过程的表现。历代名家医案是中医药宝库中的瑰宝。我们推出以案说医栏目,以期传承精华,启迪我辈,共同进步。

基本资料
雷某,女,时年40岁。1997年7月1日入院。

发病过程
心慌、心悸、胸前区翳闷半月。患者于5月1日受凉感冒,头痛鼻塞,自服康泰克等药,症状消失,仍有咽部不适。半月前因过劳后出现心慌、心悸,胸前区翳闷不适。
查心电图示:偶发室性早搏。服心血康、肌苷等,症状未见缓解。3天后某医院行动态心电图示:频发单纯性早搏。诊为病毒性心肌炎,予抗病毒口服液、抗生素及慢心律等药治疗,疗效不明显,遂收入我院。

首诊证候

自述胸闷,心慌心悸,时作时止,疲倦乏力,睡眠差,纳一般,二便调,舌淡暗边有齿印,苔少,脉结代。

检查:神清,疲倦,双肺未闻及干湿性啰音,心界不大,心率66次/分,律欠齐,可闻早搏2-3次分,未闻及病理性杂音。

实验室检查:血常规、类风湿因子、血沉均正常。彩色心脏BUS超声:各房室腔均不大,各瓣膜形态及活动尚可,左室心肌、心尖部内膜增厚,回声增强,有瘢痕形成,运动减弱。超声诊断:心肌炎改变。ECT:静态心肌显像示心肌前壁病变。

既往有风湿性关节炎史20年,经治疗病情稳定,有慢性咽炎史20多年,且常复发,有青霉素、链霉素、海鲜等过敏史。

西医诊断:心肌炎,心律失常,频发室性早搏。

中医诊断:心悸。

辨证论治

四诊合参,证属气阴两虚,痰瘀内阻。治以扶正祛邪,补益气阴,养心安神为主,佐以祛瘀通脉。方以炙甘草汤加减。
处方:炙甘草、党参各30克,生地、火麻仁(打)各20克,麦冬15克,阿胶(烊)10克,桂枝12克,大枣6枚,生姜9克。
共5剂,每日1剂,水煎服。配合中成药宁心宝、生脉液、滋心阴口服液、灯盏花素片治疗。

随诊过程
二诊:7月5日
精神好转,偶有心慌、心悸、胸闷,胃纳、睡眠均可,无口干,二便调,舌淡暗边有齿印,苔薄白,脉涩。查体:心率81次/分,律欠齐,可闻早搏1-2次分,心电图示:大致正常。气阴已复,痰瘀渐显,治以益气养阴,豁痰祛瘀通脉。

处方:炙甘草、党参、茯苓各30克,生地、丹参、火麻仁(打)各20克, 麦冬15克,阿胶(烊)10克 ,桂枝、桃仁、法夏各12克,大枣6枚。4剂,每日1剂,水煎服。

三诊:7月9日

精神好,心慌、心悸、胸闷偶作,胃纳、睡眠尚可,二便调,舌淡暗,苔稍腻,脉细涩。心率78次分,律欠齐,可闻及早搏1~2次/分,此为养阴太过,痰瘀明显,改益气健脾,涤痰祛瘀通脉为治。
处方:枳壳、橘红各6克,白术、茯苓各15克,竹茹、炙甘草、法夏各10克,太子参、五爪龙各30克,三七末(冲)3克,火麻仁(打)24克,丹参20克。每日1剂,水煎服。

守方服20天,诸症消失,胃纳、睡眠尚可,二便调,舌淡红苔薄,脉细。心率80次/分,律齐,24小时动态心电图示:窦性心律,偶发性室性早搏,仅原发室早4个,出院。

按语
辨证思路:病毒性心肌炎是由于病毒感染侵犯心脏,引起心脏局限性或弥漫性的急性或慢性心肌炎性病变,机体免疫功能低下的人群感冒后容易诱发,病情轻重不一,临床主要表现为心悸、胸闷、呼吸困难等,属中医学心悸、胸痹等范畴。

本病常因正气亏虚,感受风热、湿热邪毒而致,病机复杂,常虚实夹杂,病变部位主要在心,常涉及肺、脾、肾等脏腑。根据病程长短及具体症状可分毒邪(湿毒)侵心、气阴两虚(阴阳两虚)余毒未尽、气虚(阳虚)痰瘀等证。

治疗经验:辨证属于阴阳两虚的心悸证,邓老常用炙甘草汤治疗。炙甘草汤治气血不足,心阴阳虚之脉结代,心动悸证。方中重用炙甘草甘温补脾益气,通经脉,利血气为主药;人参、大枣补益中气,化生气血;桂枝、生姜辛甘,通阳复脉;又以阿胶、生地、麦冬、火麻仁滋阴养血,诸药合用使阴阳得平,脉复而悸止。岭南地域气候湿热,湿聚成痰,南方心血管病患者痰浊或痰瘀互结较为多见,湿性凝滞,易导致病情缠绵,故治疗时常需注意健脾祛湿化痰,“调脾治心”。

三诊时邓老认为除气阴虚外,兼见痰瘀之实邪,若一味滋阴,恐有生痰助邪之嫌,故阴复后,则将治法易为益气涤痰祛瘀为主,兼顾养阴。邓老自拟温胆加参汤(温胆汤加党参、丹参),意在益气健脾,涤痰祛瘀;邪去则胸中清阳得以正位,心神得养而神自安,从而获得良好疗效。

相关评论
学习中医文化(QQ:914429667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18127192526  
Powered by OTCMS V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