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秘

治疗慢性便秘经验

时间:2023-06-20 21:49:46  
内容摘要:国医大师杨春波:治疗慢性便秘经验中国中医​药报广东中医药2022-10-2215:00发表于广东杨春波国医大师(1934.1-)杨春波教授是第三届国医大师,福建省名中医,福建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人民医院名誉院长,福建省脾胃病重点专科学术带头人......
国医大师杨春波:治疗慢性便秘经验
中国中医​药报 广东中医药 2022-10-22 15:00 发表于广东
杨春波 国医大师(1934.1-)

杨春波教授是第三届国医大师,福建省名中医,福建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人民医院名誉院长,福建省脾胃病重点专科学术带头人,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杨春波擅长治疗便秘等消化系统疾病。临证重视舌脉,强调三因制宜,详审病机。将湿热理论由外感温病引入内伤脾胃疾病的辨治,强调用清化湿热、理气舒络法治疗脾胃湿热型胃肠病。

慢性便秘是一种常见的慢性胃肠疾患,杨春波认为便秘多虚实相兼、寒热错杂,涉及多个脏腑,且受体质、饮食及环境等因素影响,故强调三因制宜,详审病机,辨证施治。现将杨春波治疗慢性便秘的经验介绍如下,以飨同仁。

病因病机

慢性便秘的发生、发展有两大影响因素:其一,为脏腑功能失调,气化不利,气机不通;其二,为气血津液盈亏通滞所产生的一系列病理改变。脏腑功能失调是慢性便秘的发病基础,气血津液盈亏通滞则是其发病的重要环节,二者病理上相互影响,互为因果,推动慢性便秘的发生与进展。

辨治纲目

治疗方面,便秘总以“通下”为治疗大法,但杨春波强调 “通下”不是以芒硝、大黄等峻下药一味攻下,而应“观其脉症”,溯源便秘的病因病机,或以补法通便,或以攻法通便,或攻补兼施。如粪质干结,口干喜饮,且形瘦盗汗,舌淡或红而干,脉细而数,证属阴虚血燥,治宜滋养润燥,兼佐理气之品,常用增液汤加当归、火麻仁、枳壳等;如临圊虚坐努责,伴有肢冷畏寒,头晕腰酸,舌淡脉沉者,阳虚之征已显,需用济川煎加菟丝子、淫羊藿等以温肾助阳、润肠通便。不仅如此,杨春波还结合福建地区的气候特点、人群体质特征,倡“脾胃湿热”理论,立“清热祛湿、理气舒络”法,常用清化饮合达原饮(药物组成:茵陈12g,佩兰10g,黄连3g,薏苡仁15g,白扁豆12g,赤芍10g,白豆蔻4.5g,蚕沙9g,槟榔6g,厚朴9g,草果4.5g,白芍15g,黄芩6g)治疗湿热型顽固性便秘,疗效颇佳。

典型医案

患者,女,时年60岁,2019年11月1日初诊:诉大便不畅、反复上腹部不适10余年,加重伴腹痛3个月余。

刻诊症见:大便干结,状若羊屎,4日一行,排出艰涩,常虚坐努责;上腹部胀痛,时有拘急感,喜按,善叹息,不知饥,纳差,寐欠,潮热,夜尿三四次。舌暗红、苔黄腻,脉沉细。

诊断:(脾肾两虚、湿热内蕴型)便秘、胃脘痛(西医称为慢性便秘,慢性胃炎)。

处方:党参10g,白术10g,龙骨15g(先煎),牡蛎15g(先煎),黄连3g,麦芽15g,谷芽15g,枳壳10g,菟丝子10g,淫羊藿10g,益智仁4.5g,炙甘草3g,瓜蒌15g,桃仁6g。3服,每日1服,水煎分早晚两次口服。

11月5日二诊:大便稍干结,量少,二日一行,排出较前顺畅。胃脘胀痛减轻,偶有拘急感,喜按,口舌麻木,连及上颚,吞咽不适,左颊麻木微痛,善叹息,仍不知饥,偶嗳气,口干不欲饮,体温37.3~37.6℃,无汗出,腰微痛,寐差。舌质淡暗、苔黄腻干,脉细。

处方:茵陈10g,扁豆15g,麦芽15g,谷芽15g,香附10g,川芎6g,栀子6g,牡丹皮10g,砂仁4.5g(后下),神曲15g,茯苓10g,石菖蒲10g,瓜蒌15g。3服,煎服法同上。

11月8日三诊:上腹部闷痛偶作,多食后明显,喜温喜按,知饥纳少,口唇面颊部时有麻木、疼痛,伴齿痛,入睡困难,需40分钟左右入睡,小便色黄。舌质暗红、苔薄黄腻,脉细。

处方:茵陈10g,扁豆15g,麦芽15g,谷芽15g,香附10g,白芍10g,栀子6g,露蜂房6g,砂仁4.5g(后下),石菖蒲10g,山楂10g,牡丹皮10g。7服,煎服法同上。

11月15日四诊:大便二三日一行,质稍干,量少,排便较三诊时艰涩。自述贪食猪肚,又出现不知饥,纳少,胃脘闷痛,小便调,寐欠安。舌质暗红、苔薄黄腻,脉细。

处方:党参10g,白术10g,炙甘草6g,莪术10g,枳壳10g,琥珀4.5g,茯苓15g,麦芽15g,谷芽15g,鸡内金10g,瓜蒌10g,砂仁6g(后下),白芍10g。7服,煎服法同上。

11月26日五诊:上7剂药服后患者诸症改善,排便顺畅,质软成条状,每日1次。脘闷疼痛消失,知饥纳可。予香砂养胃丸口服,每次8丸,每日3次,1个月,以健脾理气,以防复发。

2020年2月28日电话随访,患者诉粪质成条状,排出顺畅,两日一行,知饥纳可,入睡需40分钟左右,小便调。后另立新法、拟新方治疗不寐之症。

按:患者年过七七之数,肾气已虚,气化不利,津液凝滞,而肠失濡润,故易发便秘。首诊方中,党参、白术益气健脾通便,菟丝子、淫羊藿温补肾阳,四药合用,脾肾并补,以治本虚,共为君药。枳壳疏肝理气、瓜蒌降气通便、黄连清热燥湿,三药合奏理气清热、升清降浊之功,以除标实,同为臣药。龙骨、牡蛎安神,且可抑制胃酸;麦芽、谷芽消导助运,可防君药滋腻,又防龙骨、牡蛎碍胃;益智仁温肾缩泉,桃仁质润通便,为佐药。使药炙甘草调和诸药。二、三诊以去湿热为主。四诊时,患者复因饮食不慎而病有起伏,此属因虚致实,且见其舌苔转薄,考虑其湿热已去,此时当求病本,故谨守“脾虚”病机,以四君子汤为基础方,合用麦芽、谷芽、鸡内金消导助运,砂仁、枳壳、瓜蒌理气化湿,莪术散瘀又可消食,白芍益阴柔肝止痛,琥珀安神,标本并治,以图全功。

郑重申明:

由于每个人的体质和病情不同,本案中的方药和剂量仅适用于本案病人当时的病情。未经中医辨证诊治,不得照搬使用本案中的处方和剂量。广大读者如有需要,应前往正规医院诊治,以免贻误病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学习中医文化(QQ:914429667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18127192526  
Powered by OTCMS V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