泌尿

尿毒症

时间:2023-06-20 21:44:53  
内容摘要:益气活血汤——尿毒症患者的调理方参考原创南坡黄土南坡黄土2023-01-0712:05尿毒症,即肾功能衰竭至终期的病症,临床以腹膜透析为主要治疗手段。在尿毒症期,肾脏已经病变(纤维化、肾小球硬化、肾小球滤过率)、排出废物困难。并且,连带累及......
益气活血汤——尿毒症患者的调理方参考
原创 南坡黄土 南坡黄土 2023-01-07 12:05
尿毒症,即肾功能衰竭至终期的病症,临床以腹膜透析为主要治疗手段。
在尿毒症期,肾脏已经病变(纤维化、肾小球硬化、肾小球滤过率)、排出废物困难。并且,连带累及其他脏腑,恶性循环:肾阳虚弱引起脾虚,脾虚则水湿不化。又肾元虚损,蒸化不及,导致浊阴内聚。犯于上焦,则肺气不宣,而出现咳嗽、气喘诸证;困阻中焦,运化失常,则出现纳呆泛恶之象;蕴结下焦,水气不化,则表现为无尿少尿;水湿久蕴,酿生浊毒,脏腑逐渐都见衰败。
传统祖国医学关于尿毒症病机的认识是:脏腑气血阴阳亏虚,脾肾虚弱,此为本。湿邪浊毒瘀血壅阻,此为标。
具体阐述如下:
脾肾互生(参考前文《“肝病实脾”、“肝肾同源”、“脾肾互赞”的理论与实践学习笔记》)。肾为先天之本,脾为为后天之本。肾主水,司开阖,为全身气化之根。脾虚日久,则气血化生不足,无以充养先天。以致于肾虚失于固摄,精微下泄,精血亏耗更甚。加之湿浊、瘀血等邪实蕴阻,损耗正气,最终使得脾肾阴阳俱虚,恶性循环。
肺为水之上源,肾为主水之脏,肾阳虚衰,则肺布输津液不力,进而发为水肿、痰聚之证。肝肾精血同源(参考前文《“肝病实脾”、“肝肾同源”、“脾肾互赞”的理论与实践学习笔记》)。肾阴亏虚,则肝失所养。肾、肝阴分耗竭,肝风逐渐内动、肝阳亦上亢,则头晕头痛。并且,肾实质破坏后无法排泄废物,因而毒物蓄积体内。浊毒之邪阻塞脉络、血脉不畅,加之肝脏阴虚火旺,阴血受灼、滞涩,机体出现瘀血证。
临床上,尿毒症分型如下:
脾肾气阴两虚证:倦怠乏力,腰膝酸软,口干咽燥,五心烦热(此为主症)。小便短少,舌淡有齿痕,脉沉细(此为次症)。
湿浊证:恶心呕吐,肢体浮肿,纳呆食少,舌苔厚腻。
血瘀证:面色晦暗,肢体麻木,肌肤甲错,舌质紫黯或有瘀血斑点,脉涩或细涩。
从根本上分析,尿毒症因肾病缠绵日久而致,根在肾元亏虚的内在基础。针对此病机,治则为:补肾培脾为先,加之益气养阴,辅以生血祛瘀、化湿降浊。
黄芪 30g
生地 15g
熟地 15g
党参 30g
山茱萸 15g
山药 15g
苍术 12g
茯苓 15g
丹皮 9g
泽泻 9g
磁石 30g
丹参 15g
方中党参、黄芪、生熟地黄四味共为君药。党参,入肺、脾二经,功善益气、生津、养血。《本草正义》赞誉道:“其力能补脾养胃,润肺生津,健运中气,本与人参不甚相远。尤其可贵者,则健脾而不燥,滋胃阴而不湿,润肺而不犯寒凉,养血而不偏滋腻,鼓舞清阳,振动中气而无刚燥之弊。”黄芪,入脾、肺二经,味甘、性微温,功善补气升阳,益胃固表。《名医别录》记载:“补丈夫虚损,五劳羸瘦。止渴,腹痛泄痢,益气,利阴气。”黄芪与党参配伍,益气生津,健运脾胃;生地黄,甘苦而寒,滋而不腻,《本草经疏》称其:“补肾家之要药,益阴血之上品”。《本草求原》记载:“干地黄乃补宣并行,为因虚得实之良药”;熟地黄,味甘、性温,归肝、肾经,功善补血滋阴,益精填髓。《药性赋》记载:“滋肾气,补益真阴”。《本草逢原》则谓其:“加火力蒸晒,转苦为甘,为阴中之阳,故能补肾中元气。”生、熟地与党参、黄芪合用,健脾补中而不温燥,益肾养阴而不滋腻。四药共奏益气养阴,健脾补肾之效。
山茱萸、山药、茯苓共为臣药。山茱萸酸温,功专补益肝肾,敛精益阴。《名医别录》谓其:“强阴、益精、安五脏。”《本草新编》曰:“补阴之药,未有不偏盛者也,独山茱萸大补肝肾,性专而不杂、既无寒热之偏、又无阴阳之背、实为补阴之冠。”山茱萸与生地共用,则补肾中之水,同时又能涩精。肾阴得补、五脏则安;山药,性味甘平,入脾、肺、肾经。其补气养阴作用和缓,为补脾肾之常品;茯苓,甘淡而平,利水渗湿而不伤气,健脾助运而力缓。《得配本草》称其:“其性上行而下降,通心气以交肾,开膝理、益脾胃。”茯苓与山药相须为用:茯苓得山药则补脾而不留湿,补中有利、利中兼补,共助君药健脾补肾,相得益彰。
丹参、苍术、泽泻、丹皮四味共为佐药。丹参,味苦、性微寒,既活血化癖,又凉血清心。《本草经疏》言其“同人参、麦冬、枣仁、地黄能益气养血”,正合本病阴血亏虚、癖血内停的病机特点;苍术,味辛苦、性温,归脾、胃、肝、经。苍术功在燥湿健脾。《本经逢原》载:“其可升可降,能径入诸经”。泽泻,归肾、膀胱经,性降属阴,味甘而淡,淡能渗湿,入膀胱则利小便、入肾经则泄火邪、擅利水渗湿之功、而泄血液中之废物。《本草纲目》载:“仲景地黄丸、用茯苓、泽泻者,乃取其泄膀胱之邪气,非引接也”苍术、泽泻助茯苓祛脏腑三焦湿邪,以小便排出;丹皮,味苦辛、性微寒,归心、肝、肾经,功效清热凉血,活血化癖,《本草备要》谓其“泻血中伏火而补血”。与丹参相配,效力更强。
磁石,味咸性平,色黑入肾,引药入肾为使。《本经逢原》载:“磁石为铁之母,肾与命门药也”。《品汇精要》谓其:“气薄味厚,阴中之阳”。《药性切用》曰:“引肺金之气入肾而补肾益精”。磁石所到,气机逆乱得复。
以上诸药合用,力主健脾补肾、益气养阴,兼顾活血利水、化湿排毒。如此,则肾阴得滋养,气机得通畅,尿毒症的临床症状得以改善。
注:本文由杨玉芹著《益气活血汤对尿毒症腹膜透析患者血浆丙二醛的影响及临床观察》一文整理、总结而来。
     
上文仅代表作者学术观点,与平台无关。文章内容如有雷同、涉及侵权,则请联系作者更改或删除。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学习中医文化(QQ:914429667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18127192526  
Powered by OTCMS V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