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防治

瘟疫过后的恢复期,导致心率变快的原因

时间:2023-06-20 10:32:49  
内容摘要:瘟疫过后的恢复期,导致心率变快的原因,不只是气阴两虚。还有元阳不振引起的形寒怕冷的肉桂证,此类证型需用扶阳固本的方法。原创深耕者老张深耕者张洋2023-01-2912:12发表于山东张大夫第569期原创中医分享来源|张大夫疑难重病诊治中心几......
瘟疫过后的恢复期,导致心率变快的原因,不只是气阴两虚。还有元阳不振引起的形寒怕冷的肉桂证,此类证型需用扶阳固本的方法。
原创 深耕者 老张 深耕者 张洋 2023-01-29 12:12 发表于山东
张大夫第569期原创中医分享

来源 |  张大夫疑难重病诊治中心

几日前,跟书友聊天时,书友问及心率快为何还用肉桂,肉桂也能让心率恢复?

回复:用什么药,该怎么用,是有前提的。了解药性,读书是最基础的,但只读书是远远不够的,证机复杂,还得去临床上“走万里路”。谁定义的这个药到底是什么?这个过程是需要临床反复求证的。所以搞“中医文化”跟中医临床大夫看诊完全是两回事。肉桂的作用是通过温肾纳气,增强肾气后对机体的能量维持,是降低了机能对心气的依赖,这才是用此药的关键前提。

使用任何一味中药,既要了解这个药的中药属性,又要明白这个病的特点。离开药谈病是纸上谈兵,离开病谈药也无法验证。

阳虚之快在于心力收缩无力,阴虚之快在于水不涵木而生燥火。

心率快慢并非完全取决于阴阳两虚,阴虚也可慢,阳虚也可快。

平时不快,感瘟疫后变快,从临床看,大部分属于机能消耗引起的代偿性增快。也就是身体消耗大,气化一下子不够了,心脏代偿加快。这类证型一定从肾气入手,令肾气和,则机能复,则心率平。

有没有更严重点的呢。当然有,比如平时心率就有问题,这次感染势必会加重原来的问题。还有的直接就属于感染造成严重的心率(律)问题。不论哪一类既然用经方一定要遵守“有是证用是方”,“随证治之”,绝不可千篇一律,只认那几个证型。

肉桂,桂枝之妙用一定是病机符合心肾阳虚,此等心率变快实为虚性亢奋。待肾气充盛,血脉有力之后,周身消耗减少,心率就不需要单扛这份负担了,自然恢复到原来强劲有力的收缩状态。否则,如打哆嗦一样,心率是快了,代偿了机体的不足,但长久下来谁又能撑得住呢。慌慌的那颗心,早晚得发作更严重的“怔忡”。

为什么用肉桂?附子不可用吗?

肉桂温肾纳气,少火生之。附子大热,容易壮火食气。

换句话:一个人跑了10公里,渴的只想喝水,是一口口喝,还是直接喝一大舀子呢。病后虚弱之人想吃饭了,是一顿吃几碗米饭,还是喝点小米粥慢慢恢复呢。道理是一样的,用什么,怎么用,不是光这个药多好多好说了算的,一定要考虑到用药人的体质状态,病机阶段。

只说药不谈剂量就是耍流氓。附子少量也可以温肾,这是没问题的。只是个人经验不同,主任的理法除非寒极明显,缓则肉桂,急则附子。另外,感染本就耐力不足,考虑到用药后的机体承受力,我便以药量小逐渐提升,使机体适应力度。不能只看到或只为了心率这点紊乱就用某个药,还要考虑到机体自行恢复的过程,思考需要更长远些。

只要了解点中医的都知道高热伤阴,但究竟伤到多少,又该如何调理却没有了下文。而且面对虚实夹杂的病机,寒热错杂的症状,很多时候的辨证是错误的。

热毒所伤皆为气阴,但这次有的患者真正高热只有1天、顶多3天。而且这个过程中,始终在喝水保证水分充足,使津液能够有化生之源。可能唯一不足的是,津液的化生之力可能会欠缺些,毕竟“气化津液”才是津液能否彻底发挥作用的根本。

这次瘟疫从后期看,最大问题不在于伤阴,而在于瘟疫邪气最伤气化。

短期的高热加上及时补充的水分,除非原有津液大亏的体质,否则这次恢复期真正气阴两虚的比例不如心肾阳虚。

而恢复期,随着恢复时间的延长,伴随着体质差,形寒怕冷、神倦乏力、纳呆、情绪差等症状者居多。此类人群的表现跟纯粹的气阴两虚还是有不同之处的。即便有,只要不用辛热之药峻猛伤阴,基本上可以做到“从阳化阴”。

发病虽然表现在心率上,实则与气化有关,根源在于肾气充盛,藏纳有力。如此,则机体生命力旺盛,能够及时弥补瘟疫邪气带来的亏空。减少心气的负担,从而令宗气充足,视听言动皆有力。

瘟疫形寒伤阳者多于高热伤阴。

很多人在被瘟疫感染之前,早就体质匮乏,元阳不振了。这也是过去若干年,火神派能够兴起的一个因素,在不考虑大夫具体治疗层面的问题时,火神派将人体的原动力以阳气多寡的形式呈现出来,让大家知道做什么会伤阳,做什么又能够恢复阳气,阳气不足到底会有哪些问题。虽然这些理法早在经典中早已陈述。但学派的原始思路强调了出来,自然成就了火神派。功过两说,凡事皆如此。

由于过去若干年的生活、饮食、作息、用药等诸多方面的因素,导致阳气所伤。又突然被瘟疫感染,此气化必然十足亏虚。有的患者表现为高热,实则与寒战相伴,而且高热退后,长期出现阳虚火弱的现象。断然不可再纯粹的以为高热伤阴去补这个阴。实则,应该恢复气化。

很多人认为这个心率快,一定是火,热之类导致的,再不济是个阴虚火旺。这样就小看了人体气化的作用了。

古人观察到的气是一切反映的综合,我们理论上能够清晰的讲出来也是源于古人的观察总结的结果。但绝对谈不上深刻,要不然很多人理解不了气到底是什么。因为没有认真观察过。一年四季的变化,对很多人来说只是时间,这个过程缺少了对能量的认识和理解。如果再增加些这方面的思考,我想对气的认识会升高一个层次。

气化是双向的,寒热的、虚实的、错杂的。但气是生机盎然的。既可以阴,又可以阳,其变化无穷无尽。人体的各项功能均靠气化维系,气化的多寡变化,影响着机体的反映。

气化是包含了阴阳的,按照我们中医基础理论所讲的,气本身就具有温煦、固摄、推动等作用。我们看这个固摄,就是通过一个强有力的力量,既能完成正常的生理功能,比如肾气足则小便可收藏,也可及时排。孕育胎儿可收藏,也可以孕育而出。

这还只是单一的脏腑功能。这个功能可以延伸到脏腑的整体性上。比如肾气充足,意味着藏固有力。因为肾所主之气,为一身固摄的根本。所以,千万不要随随便便耗了肾气,及其容易早衰。这次瘟疫就是气化伤肾,肾元不固,结果呢,肾火不藏,导致了心火虚亢。不是真的有这么个热了,是全身机能不足,不能被肾气补养的前提下导致的假象亢奋。

肌肉、皮毛、脏腑本身等等都消耗太多。这种消耗,心脏在不足的前提下,只能通过快速而无力的跳动去弥补力量真空。其结果,就是越跳越快,越快越没力。

常人可逐渐适应,身体消耗的部分逐渐恢复。但若感邪较深之人,或者原本就身体体质较差的人,恢复起来就非常慢。

所以,这次在调整心率的问题上。面对心肾阳气不足,相火不藏的一类病机时。主任就以山萸肉、肉桂、生龙骨为基础,再辅佐生脉、桂枝汤等温阳益气的方。下有固摄,不怕温固,上有益气,不怕亏虚。

这次的诸多因感染导致心率变快,体质变差的患者,通过一段时间条例,都恢复到了正常心率。

中医治疗在于辨证,而不是纯粹的去面对病的层面,应该发挥中医治疗的病机优势。比如心肌炎,不要一听到炎,脑子就是火热之类的。心肌炎是西医的讲法,再深刻一些的还是病理的讲法,是影像学的讲法,西医针对的是病原菌,很少去研究一个人的体质。所以,他们认为解决好了病原菌,再加些营养心肌的药就可以了。实际上远远不够。

心肌炎,我们中医是分证型的。有些确实比较急症的还需要西医监护,我们是为了治愈,决不能带着门户之见,西医能给患者看好,就得按西医的来。中医能让患者长久康复,就得按中医讲。所以,让医疗回归医疗,目的在于更好的治愈。

心肌炎是病的层面,中医看这个病也是分类了不同的证型。这些证型根据具体的症状和体征划分的。比如心气不足、余毒留恋、水饮凌心、心阳不振、心肾阳虚等等。绝对不是高热必然伤阴。

按照气化思路,这个分型还不够,还应该归属到具体的气化脏腑层面。所以,中医博大精深就在于此。不同的理法可解不同的病症。

恢复期一部分的心率问题,务必从气化入手。平时对体质的调节尤其重要,第一波能扛下来的,除了病毒量这些外在因素,最关键的就是自身体质的差异。一切治疗只看指标,不辨体质。只看方药讲的多好,从不悉心了解患者体质,都是不够全面的。

相关评论
学习中医文化(QQ:914429667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18127192526  
Powered by OTCMS V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