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防治

漫谈到当下疫气的特点

时间:2023-06-20 10:32:49  
内容摘要:从麻黄,叶天士,漫谈到当下疫气的特点,及中医的应对之法原创医师黄继斌医师黄继斌2022-12-1020:30现在有一种蛊惑人心的说法,把麻黄与麻黄碱等同,把中药饮片与某个植物单体等同,然后指责含有麻黄成分的中药复方制剂,例如连花清瘟,违规添......
从麻黄,叶天士,漫谈到当下疫气的特点,及中医的应对之法
原创 医师黄继斌 医师黄继斌 2022-12-10 20:30
现在有一种蛊惑人心的说法,把麻黄与麻黄碱等同,把中药饮片与某个植物单体等同,然后指责含有麻黄成分的中药复方制剂,例如连花清瘟,违规添加了麻黄碱成分,这是一种用局部代替整体,以偏概全,混淆视听的言论。

有一部分添油加醋者,甚至还言之凿凿地说,含有“麻黄”的中成药上不了飞机。

如果麻黄上不了飞机,那么日本汉方中的麻黄是从哪儿来的呢?

麻黄是中医经方中的常用药物,主要治疗的是外感风寒表实证,在很多经典的经方,例如葛根汤,麻黄汤,麻杏石甘汤,大青龙汤,桂枝二麻黄一汤中都可以窥见它的影子,我们不能把复杂的植物药本身和单体混为一谈,把麻黄碱说成是麻黄本身。

在全世界,植物药的准入方式和化学药的准入方式都是不一样的,欧洲和日本因为有植物入药的传统对植物药注册是分类区别对待的。欧洲的传统植物药注册路径只要证明使用历史超过30年,包括欧盟境内使用历史超过15年,通过安全性评估,是不需要临床有效性试验的,可以作为OTC上市,当然产品质量要求还是高的。日本有一般用(OTC)汉方制剂目录210多种,多来自伤寒论,也是可以直接申报注册生产的。对于植物药,全世界最看重的都是在真实世界使用的历史。

实际上中国是东亚三国(中,日,韩)中,最后一个实行中药经典方备案制度的国家,如果不相信这一点,请自行搜索韩国中药(现在应该叫韩药了)准入办法,和日本《一般用汉方制剂承认基准》,我的话放在这儿,以三个国家的法律为准绳,童叟无欺。

实际上,随便搜一下,就能发现,在海外,含有麻黄的经典中成药比比兼是:

看到这儿,大家应该明白了,把植物药和某个单体混为一谈,不过是别有用心的胡说八道。

连花清瘟的成分是银翘散和麻杏石甘汤,银翘散的功用是辛凉透表、清热解毒,主治温病初起,外感风热证,麻杏石甘汤的功用是辛凉疏表、清肺平喘,主治的是外感风邪,邪热壅肺证。

看到这儿你可能就明白了, 西药“特效药”针对的是,某一种具体的病毒,那么,自然,病毒变异一次,它就应该做一次RCT,病毒不停地变异,它就要不停地做RCT,否则一旦病毒发生了可以绕过3cl 样蛋白酶的抑制剂的突变(虽然概率很小),产生耐药性,特效药就失效了。

而连花清瘟这一类中药,其本质其实就是中医传统经典方剂的组合,它针对的并非某一种具体的病毒,而是“证”,“证”是对疾病过程中一定阶段的病位、病因、病性、病势及机体抗病能力的强弱等本质的概括。

“证”本身并不玄乎,而是客观存在的现象,以麻杏石甘汤为例,它主治的是外感风邪,邪热雍肺证,这种证的主要表现,通俗易懂来说就是,发热 ,身热不解,汗出时多时少,口渴;咳喘,甚而气急鼻扇,胸闷;脉滑数,苔薄腻较干。

银翘散和麻杏石甘汤淋漓尽致地体现了中医治疗外邪最常用的几种方法,第一种,就是透法,银翘散是中医透法的代表方,它并非清热解毒剂,而是一个清透之剂,透,即透达、透散、透发、宣透、通透、引邪外出之意,通过使用薄荷、牛蒡子、荆芥等轻清宣透之品,使邪气由表而解;而麻杏石甘汤,由麻黄、杏仁、石膏、甘草所组成,麻黄加强肺的宣散,此为汗法,而杏仁,石膏促进肺气的肃降,此为下法,石膏同时还有清肺热的作用,此为清法,甘草在这儿的作用是守护胃气,防止汗泄太过。

中医有是证用是方,不管病原体是人鼻病毒,流感,副流感,HCoV-229E、HCoV-OC43、HCoV-NL63、HCoV-HKU1,乃至新冠及其变异株,Alpha,Beta,德尔塔,奥密克戎,奥密克戎BA.2,只要它们诱发了外感风邪,邪热壅肺证便能用麻杏石甘汤,银翘散的加入,使得麻杏石甘汤组方在汗、下、清三法之外,增加了透法,透法是温病派的精髓,目的在于通畅气机,疏通表里,使邪气由外达之机,其作用重心在于一个“透”字,凡是邪盛壅滞难解之证,不论在表在里,皆可用之。

实际上在真实世界中也是这样,在真实世界中,我们出现了发热,微恶风寒,咽痛咳嗽,舌尖红,苔薄黄,脉浮数等一系列症状,我们一般就会去购买风热感冒颗粒或者银翘解毒颗粒等中成药来喝,以减轻身体的不适,安然等待热退身静,身体痊愈,在真实世界中,我们就是这样用中药的,难道我们是需要先去做专门的核酸检测,辨清楚我们的得的是流感,副流感,HCoV-229E、HCoV-OC43、HCoV-NL63、HCoV-HKU1,Alpha,Beta或者某种不知名的病毒,我们才用中药吗?

这并不符合中医的实践。

当然,我个人也不太赞同这次疫情用连花清瘟,因为这次疫情伴有阳明经证,或者邪热壅肺证的患者并不多,没有必要用石膏,更多的情况下,温邪的病位在咽喉。

叶天士认为,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这是他在临床上观察到的一种现象,就是温邪从口鼻而入,故曰上受。所以他们这个流派普及和推广了一批长于祛除温邪的中药,例如连翘,牛蒡子,薄荷,板蓝根,马勃,大青叶,玄参,蝉蜕,僵蚕等等,这些都是一些比较轻盈的中药,所谓治上焦如羽便是指此。

这一次疫情,如果患者是以咽喉的红肿热痛为主诉,不能用石膏,应该加用一些特异性地作用于咽喉部的中药,轻则用银翘散,重则用普济消毒饮,乃至于可以酌情加上虎杖、败酱草、蒲公英、半枝莲,你得根据喉核红肿的程度,是否有黄白色脓点来加减。

银翘散出自《温病条辨》,普济消毒饮出自《东垣试效方》 ,半枝莲出自上世纪70年代的草药治疗手册,这些都是《伤寒杂病论》中没有的。

不过,经方的一些原则性的东西,无论何时都不能抛弃,例如护脾胃,存津液,例如白虎汤,白虎加人参汤,就是在用知母,石膏这样大寒的中药时,也勿忘用甘草和梗米来呵护脾胃,有一些原则是精髓,它和后世是相通的。

相关评论
学习中医文化(QQ:914429667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18127192526  
Powered by OTCMS V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