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杀病毒

有寒湿疫,又有“温热疫

时间:2023-06-20 10:19:54  
内容摘要:这段时间看诊,即有“寒湿疫”,又有“温热疫”。恶寒、发热、浑身疼?答案就在那放着。原文第3条“必恶寒,体痛”,哪能拘泥大青龙汤证原创深耕者老张深耕者张洋2022-12-2013:03发表于山东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这是《伤寒论》原文......
这段时间看诊,即有“寒湿疫”,又有“温热疫”。恶寒、发热、浑身疼?答案就在那放着。原文第3条“必恶寒,体痛”,哪能拘泥大青龙汤证
原创 深耕者 老张 深耕者 张洋 2022-12-20 13:03 发表于山东

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这是《伤寒论》原文16条结尾句,是经方体系中对于治疗一个疾病的最原则性概述,重点就在于随证治之。甭管你什么派系,用什么治法 ,这个原则是哲学层面的概述,谁都绕不开,为后世所有学派所共用。即便到了明清温病也是这样。

什么叫做随证治之,就是以客观为前提,不主观臆测,做到方证对应。能不能做到“随证治之”,不只是知道这句话就能做到的,需要具备很厚实的理论基础,悟透了的临床思维,以及用药的执行力等。

战争,不是口号和热血,是具体到指甲缝里的操作方法。

放开后,疫情持续多久,很多砖家给过预期。现实情况还是倒吸一口凉气,进羊群的越来越多,很多药已经没了,连沾边的都没了。我始终坚持确保治疗用药,药到病处,而不是搞预防方浪费中药材。

近看一视频,某外科医生坐在视频前,拿出了2个药,布洛芬和白加黑。视频内容是这名外科医生普及说我只吃了两个药就把新冠给治好了。意思是不用怕,就这么点事。

不明白同样的致病力,不同体质的人群结果是不一样的道理吗?

面对疫情,治疗从来都是水桶理论,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这名外科医生平时身体可能真的挺好,游泳,篮球,健身,但体弱的老百姓或者他的父母呢?

青壮年是没问题,除此之外呢!

伤寒致病由表入里,温邪致病由口鼻而入。

这是反应了不同邪气的入口路径。恶寒是风寒证的典型表现,所以“一分恶寒一分表证”即是这个讲法。你只要浑身怕冷,甭管你烧多高,必然为恶寒表不解,照旧得用麻黄宣散之。那么到底是麻黄配石膏,还是麻黄配金银花这就得看兼证和变化了。

治病一定是分阶段,分层次的。哪有说一个方子吃起来的。尤其外感证变化迅速,同一种邪气,放到不同的人身上结果都不同。一家子人感染了,有的恶寒重,浑身疼,有的嗓子疼,头发沉。

刚开始的麻黄汤证或银翘散证,逐渐化热而出现进替证。不可能一成不变的。比如我看诊的一个患者,刚开始浑身酸痛,怕冷,用了麻黄汤得解了,但之后又出现了嗓子疼,无任何恶风寒的表现,继而转变为风温证。

麻黄汤八大证: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痛、恶风、无汗、喘。

为啥麻黄汤会有这几大诸症,因为人体受风寒给闭住了。整个给封住了。该向外散发的热量出不来,结果就是表寒里热了。这跟纯粹里热是不同的,纯粹里热是没有表寒的,直接用清热即可。表寒里热的有麻杏石甘汤,大青龙汤。而麻黄汤的就是表寒重,除了恶寒之外,就是浑身疼痛了。这次看诊的新冠患者中,很大一部分就是麻黄汤证。只是需要根据变化进行加减。比如衍生出麻杏石甘汤证、大青龙汤证、葛根汤证等等。

但表寒郁闭,这个基础病机,你就得麻黄必用,其它都不好使。用量还不能小了,虽然我现在用量都很谨慎了,但这次发作疾病,小了透不出来,病机转瞬即逝,很容易出现变证。

这次瘟疫的发生,对于学习经方的人来说是很好的实践,但绝对不能拘泥,不能因为你只会经方,就只知道用经方的方子。理法是要探明的,方子是随理法出的。

我也用温病的很多方子解决问题。比如有的患者根本没有任何恶寒的症状,上来就是咽喉呼吸道症状为主。这种情况我会断然选用温病的方子,按照风温上犯来处理。用银翘之类的方子,顶多加个柴胡剂斡旋一下气机转运问题。

麻黄就是给你身体打开表寒郁闭的药,此郁闭一开,身体瞬间随汗出而寒去,一身轻快。很多人出现浑身疼,头痛,甚至头晕。这个头晕要看是刚开始就晕,还是发热之后晕的。刚开始晕是风行眩晕的特点,表散即可,照旧麻黄。如果是发热之后晕的,所谓热邪扰乱清阳,说白了就是发热烧的,大脑缺氧了。毕竟人恶寒初起,主要的能量都积聚于脏腑维持运转,所以在热没透之前,身体是热的,四肢是凉的。等热透了,浑身就通透了。

恶寒必发热,除非是非常轻度的。轻度的意味着郁闭确实不深,可简单的出出汗为之则解。而我们说的都是很严重的,已经闭住了,浑身痛了,后面接着就要发热了。这种的必须用麻黄剂了。

有的出现恶心,呕吐现象,别着急,表寒郁闭之后,势必影响胃气升降,先解了表寒,如果还恶心,转而小柴胡汤即可。平时体质在这个时候最能反应问题,身体好的,汗出则解。同样的邪气,不同的人感受之,结果就是不一样。我同学,一夜就好了,而有的折腾好多天。后来喝上中药,全面调整,也好了,幸亏没学着那个外科医生,靠着吃那几片药,简直认知缺陷。

有没有寒热均有的,当然有,上午寒的怕冷,下午转而化热了,一点寒象没有了。此时必须调整方子了,否则,温病所说的热邪伤津液就要发生了。发热这个问题,不论西医还是中医,都会以人体的津液作为基础。西医补液,中医是存津液。

我们不只是要知道麻黄,还要知道金银花,连翘、石膏、牛蒡子。别听“那群人”嚷嚷,越是在这个时候,那群人越容易“激动”。激动的什么劲呢?就像新兵试训,干啥都兴奋,老兵就不这样了。

回到开头,“随证治之”这句话的重要性一目了然。究竟是“寒湿”还是“温热”临床说了算,不是你出来吆喝几句,这病就跟你的吆喝发展了。一手伤寒,一手温病,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一切以患者为主导,而不是你的认知限定。

相关评论
学习中医文化(QQ:914429667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18127192526  
Powered by OTCMS V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