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科

治疗前列腺炎经验

时间:2023-06-17 19:02:04  
内容摘要:国医大师王世民:治疗前列腺炎经验中国中医​药报 广东中医药 2022-10-20 15:00 发表于广东王世民 国医大师(1935.7-)王世民,第三届国医大师,山西中医药大学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王世民长期从事中医临床及科研工作,尤其在男性泌尿系统方面有丰富的临证经验,......
国医大师王世民:治疗前列腺炎经验 中国中医​药报 广东中医药 2022-10-20 15:00 发表于广东 王世民 国医大师(1935.7-) 王世民,第三届国医大师,山西中医药大学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王世民长期从事中医临床及科研工作,尤其在男性泌尿系统方面有丰富的临证经验,善用古方而不拘泥,对慢性前列腺炎的诊治有独到见解,现将王世民治教授疗慢性前列腺炎的临床经验介绍如下,以飨同仁。 慢性前列腺炎是好发于成年男性群体的一种泌尿生殖系统疾病,其发病具有反复性、难治性、缠绵性等特点,属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前列腺炎分型中的Ⅲ型,其发病机制不明,临床表现多样,至今没有一种确切有效的治疗方案,有报道称国内发病率为6.0%~32.9%,其中35%~40%为35岁以上男性,西医目前主要采用非甾体抗炎药、α受体阻滞剂、抗生素、前列腺按摩等手段,但未达到令人满意的临床疗效,不良反应和复发率较高。中医辨证论治前列腺炎,具有不良反应少、显著改善患者临床症状、疗效相对稳定、安全不易复发的优势。中医目前的治疗方式主要包括内治法和外治法,内治法主要通过口服中药治疗本病;外治法包括针刺法、微波治疗、敷脐法、中药保留灌肠、坐浴法等,通过调节炎性细胞因子、免疫反应、性激素水平以及抗氧化作用的方式阻止病情进展,以达到治愈目的。 慢性前列腺炎患者临床症状主要表现为:尿频不畅、尿道灼热、尿不尽、尿末滴白等排尿异常;会阴、阴茎头、睾丸、小腹等盆腔区疼痛不适及坠胀感;可伴有焦虑、失眠、健忘、抑郁等精神症状,并可对患者生育功能产生一定影响。虽然患者的生命不会受到直接威胁,但本病严重影响了男性患者的工作、学习、体力及身心健康。研究表明,在慢性前列腺炎的发生发展中,精神神经因素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超过50%经久不愈的慢性前列腺炎患者,存在明显的精神心理问题。 病因病机 慢性前列腺炎根据其临床表现可归属于中医学“精浊”“劳淋”“腰痛”“白淫”“淋浊”等范畴。《素问·痿论》云:“思想无穷,所愿不得,意淫于外,入房太甚,宗筋弛纵,发为筋痿,及为白淫。”由于本病病程长,易反复发作,持久不愈,容易给患者带来各种经济及精神压力,致使情志不畅,肝气不舒,日久则肝郁气滞。王世民认为肝郁气滞贯穿慢性前列腺炎的整个病程,在经脉络属上与足厥阴肝经联系最为密切。《灵枢·经脉》言:“肝足厥阴之脉……循股阴,入毛中,过阴器,抵小腹……属肝络胆,上贯膈,布胁肋。”《灵枢·经筋》曰:“足厥阴之筋……上循阴股,结于阴器,络诸筋……阴股痛转筋,阴器不用。”慢性前列腺炎患者因生活及工作压力大,烟酒无度,久则肝气疏泄失司;加之患者饮食不节,脾失健运,湿热内生,蕴于精室,日久气滞血瘀,导致本病的发生。正如《诸病源候论·蛊毒诸病下·饮酒后诸病候》言:“酒性有毒,而复大热,饮之过多,故毒热气渗溢经络,浸溢腑脏,而生诸病也。” 辨证思路 基本治法 由于患者多数存在明显焦虑、紧张、抑郁等负面情绪,患者心理及精神压力较大;临床症状主要表现为尿等待、尿无力、尿线变细、尿痛、尿分叉等下尿路症状,阴囊潮湿,会阴部、睾丸、两侧少腹部、耻骨联合等部位的疼痛不适,病程日久可出现阳痿、早泄等性功能障碍症状。王世民认为缓解或消除焦躁、抑郁情绪是提高该病治疗效果的关键环节。治疗上应以疏肝理气、调畅气机为基本治法。王世民根据肝的经脉归属、生理功能及特性,同时注重清除湿、热、瘀等继发性病理产物,临床上常佐以清热利湿、活血化瘀法。自创三核汤治疗慢性前列腺炎,并强调方与证相合,多根据“症”和药物的四气五味及功能主治而选择药味。 三核汤的临床应用 基本方:山楂核20g,橘核20g,荔枝核20g,川楝子10g,木香10g,鬼箭羽20g,延胡索10g,小茴香10g,益智仁10g,乌药3g,蛇床子10g,柴胡10g,甘草8g。方中山楂核、橘核、荔枝核共为君药,可行气散结止痛;川楝子、木香、鬼箭羽、延胡索共为臣药,理气活血通络,化瘀止痛;小茴香、益智仁、乌药温肾祛寒,缩尿止遗,患者病程较长,多出现阳痿、早泄等症状,故加蛇床子以温肾助阳,四药共为佐药;柴胡、甘草为使药,柴胡引诸药入肝经,甘草调和诸药。诸药合用,共奏疏肝理气、活血化瘀、温肾助阳之功效。三核汤中温、苦药物居多,且主归肝、肾经,中医理论认为温性药物能“温通散结,抑制增生”而“苦能燥湿,苦能清泄”,非常符合慢性前列腺炎患者的病因病机。 随症加减:若见口苦、阴囊潮湿、舌苔黄腻、脉滑数等湿热症状者,王世民在三核汤基础上多选用秦皮12g,盐黄柏15g,知母15g,车前子10g,薏苡仁10g等,清热燥湿,利尿通淋;若出现排尿困难、尿线细而分叉、小便余淋或尿道涩痛,舌质紫黯、脉涩等气滞血瘀症状者,王世民在三核汤基础上多选用水红花子15g,土鳖虫10g,鸡血藤15g,穿山龙10g,丹参10g 等活血通络止痛;疾病后期患者有勃起功能障碍偏肾阳虚者加鹿角胶(烊化)10g,鱼鳔胶(烊化)10g,肉苁蓉10g等;偏肾阴虚者,多选用女贞子15g,墨旱莲10g,菟丝子10g等;排尿灼热疼痛较重者加海金沙15g,萹蓄10g,滑石12g,生甘草10g等;睡眠不佳者加煅龙骨、煅牡蛎各15g,酸枣仁15g等;服用苦寒清利药物后脾胃功能欠佳者加党参10g,山药10g,白术10g等。 王世民临床上以三核汤为基础方,根据患者体质偏颇及临床证型、症状的不同,随症加减药物,体现个体化诊疗。 典型医案 贺某,男,时年45岁。2019年7月24日初诊。以“尿频,尿急,尿不尽2个月,加重4天”为主诉就诊。4天前聚餐时饮酒过量,上述症状加重。自述从2019年3月开始,出现盆腔部反复胀痛,会阴、小腹及睾丸自觉隐痛坠胀不适感,伴有排尿后疼痛,小便色黄。初诊时尿频,尿急,伴见尿后余沥不尽,排尿后伴有胀痛,情绪低落,焦虑紧张,两胁胀痛,偶有尿道滴白,夜尿5~6次,腰部酸痛,双足后跟酸痛,感盆腔部胀痛,勃起无力,性生活后阴茎痛,阴囊潮湿,神疲乏力,四肢冷,大便稀,不成形,无发热,寐佳,胃纳可,舌苔白腻,脉弦细。否认其他慢性病史,否认过敏史。阴囊及前列腺B超示:前列腺体积4.9cm×4.0cm×3.2cm。直肠指检:前列腺增大。前列腺液检查:白细胞28个;卵磷脂小体(+)。 诊断:(气滞血瘀型)精浊(西医称为慢性前列腺炎)。 治法:疏肝理气,活血止痛。 方药以三核汤加减:山楂核20g,橘核20g,荔枝核20g,川楝子10g,鬼箭羽20g,延胡索10g,小茴香10g,益智仁10g,乌药3g,木香10g,蛇床子10g,盐黄柏10g,秦皮10g,土鳖虫10g,水红花子10g,蜈蚣2条,滑石12g,生甘草10g。14服,每日1服,水煎,分2次温服,并嘱患者保持情志舒畅,忌烟酒,减少久坐,积极进行八段锦、太极拳等体育锻炼。 8月7日二诊:服上药14服后,患者自述尿频,排尿后胀痛稍缓解,盆腔部胀痛较前减轻,两胁胀痛、神疲乏力、四肢发冷、尿道滴白及阴囊潮湿等症状消失,夜尿次数减少(3~4次/晚),勃起无力,寐佳,大便可,纳可。舌偏红,苔薄白腻,脉弦。上方去盐黄柏、秦皮、白术,加鹿角胶(烊化)10g,肉苁蓉10g,嘱患者继服14服。煎服法同前。 8月21日三诊:服上药后,患者诉仍勃起无力,性生活后阴茎痛、尿频、尿急、尿不尽、尿痛等症状明显缓解,会阴及小腹区域无不适感,夜尿1~2次/晚,大便可,胃纳可,夜寐佳,舌淡红,苔薄白,脉弦。复查前列腺液镜检结果正常。续前方去水红花子、滑石、生甘草,加淫羊藿10g,14服,煎服法同前。 9月4日四诊:患者自述服上药后,勃起功能明显改善,性交后无疼痛,无其他特殊不适症状,纳可,寐安,大便可。舌淡红,苔薄白,脉弦。守前方,14剂,巩固疗效。 按:患者因尿频、尿急、尿痛、尿后余沥不尽前来就诊,结合辅助检查,诊断为慢性前列腺炎。患者情绪低落,焦虑紧张,有明确的饮酒后加重病因,结合患者临床症状及舌脉,可辨证为气滞血瘀,湿热瘀阻证。紧张、焦躁、抑郁等精神及心理因素是该患者发病的重要因素,不通则痛。治疗以理气活血止痛为先,正本清源为辅。在选用三核汤治疗慢性前列腺炎时,应意识到前列腺以畅通疏利为用,活血化瘀、清热利湿的组方思路应贯穿始终。二诊时患者阴囊潮湿症状消失,该患者为阴虚之体,形体消瘦,恐伤及阴液,故去盐黄柏和秦皮;患者勃起无力症状无明显改善,故加鹿角胶和肉苁蓉以温肾助阳。三诊时患者各种症状已明显改善,但仍有勃起无力,性生活后阴茎痛,去水红花子、滑石、生甘草,加淫羊藿温阳补肾,以改善勃起功能障碍和性交痛。 郑重申明: 由于每个人的体质和病情不同,本案中的方药和剂量仅适用于本案病人当时的病情。未经中医辨证诊治,不得照搬使用本案中的处方和剂量。广大读者如有需要,应前往正规医院诊治,以免贻误病情。

相关评论
学习中医文化(QQ:914429667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18127192526  
Powered by OTCMS V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