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科

针药并用治疗更年期崩漏案

时间:2023-06-17 17:35:51  
内容摘要:【以案说医】王小云:针药并用治疗更年期崩漏案原创 王小云 广东中医药 2021-10-30 15:00 发表于广东▲王小云 广东省名中医,广东省中医院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士后合作导师。国医大师路志正教授学术传承人,国家首批中医药领军人才岐黄学者,国家第五批名老中医药学家......
【以案说医】王小云:针药并用治疗更年期崩漏案 原创 王小云 广东中医药 2021-10-30 15:00 发表于广东 ▲王小云 广东省名中医,广东省中医院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士后合作导师。国医大师路志正教授学术传承人,国家首批中医药领军人才岐黄学者,国家第五批名老中医药学家经验传承指导导师,广东省中医院妇科学术带头人。中国民族医药学会妇产科专业委员会会长,世界中医药联合会妇科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中国中药协会女性生殖健康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中国针灸学会腹针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妇产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医案是中医临床实践的记录,体现了诊疗过程中理、法、方、药的具体运用,是医家诊治疾病思维过程的表现。历代名家医案是中医药宝库中的瑰宝。我们推出【以案说医】栏目,以期传承精华,启迪我辈,共同进步。 【基本资料】 谢某某,女性,时年46岁,2014年3月21日初诊。 发病过程:患者因“不规则阴道出血19天”就诊。患者13岁初潮,平素月经规律,周期30天,经期5~6天,痛经(+),血块(+-),经前乳胀,近期工作劳累。上次月经:1月31日,末次月经:3月3日,色暗红,夹血块,前3天阴道出血量色质如既往月经,第4~6天月经量明显增多,每天用卫生巾10片,湿2/3,色暗红,至今19天月经淋漓不净,当地医院就诊,予裸花紫珠片口服后阴道出血未止,为求治疗慕名求诊。查妇科彩超:子宫增大(79mm×51mm×58mm),内膜5mm,宫腔见少量积液5mm(考虑积血),右附件区囊性包块48mm×33mm,左附件未见明显异常,血常规:白细胞4.89×109/L,中性粒白细胞百分比60.4%,红细胞3.91×1012/L,血色素63g/L。 【首诊证候】 刻诊:患者现神清,精神疲倦,乏力,面色苍白,少许头晕,无头痛,阴道出血量多,色暗红,夹血块,无发热恶寒,少许胸闷心悸,无腹胀腹痛,无腰酸,纳一般,眠可,二便调。舌淡暗、苔薄白,脉芤细。 【辨证论治】 中医诊断:崩漏。 证属:脾肾两虚血瘀。 治法:健脾补肾、化瘀止血。 处方:归脾汤加减。 炙黄芪120克,熟地黄、炙甘草、干姜各30克,熟附子(先煎)、白术、当归、桑叶各15克,肉桂(焗服)10克,2剂,以水500mL文火煎取150mL,分2次温服。针刺双侧断红穴,每天2次,每次留针15min;艾灸双侧隐白、大敦穴,每天2次,每次20min。 【随诊过程】 二诊:2014年3月22日 患者服中药第二天阴道出血明显减少,服中药2剂阴道出血干净,守方续服3剂,患者一直无阴道出血,3月26日给予炙黄芪120克,熟地黄、炙甘草各30克,白术、当归、桑叶各15克,带药7剂出院。 随访:随访至2016年3月20日,月经基本正常,周期24~35天,经期4~7天,量不多,每3个月复查一次妇科B超,提示右附件囊肿未见明显增大。 【按语】 辨证思路:王小云教授认为更年期崩漏常常以脾肾虚为本,血瘀为标,由于脾肾气虚,无力推动血行,瘀血阻滞胞宫,新血不得归经,溢于脉外,遂成崩漏。 治疗经验:本例患者年近七七,肾气渐虚,加之近期劳累,脾气大伤,气不摄血,故暴崩而下,阴血骤亡,气随血脱,故精神疲倦,乏力,面色苍白;气血两虚,清窍失于濡养,故头晕;心血不足,无力鼓动血脉,故胸闷心悸;亡血失津,脉道失充,故见芤脉;阴不足则易生内热,故见数脉。方中以黄芪、白术益气升提;熟地黄、桑叶养血滋阴益肾;当归补血活血,全方似无止血,而在于补血、补气,因阴血暴崩,血已尽去,有形之血不能速生,而无形之气所当急固,所以不先补血而先补气,用大量健脾益气之品扶助正气。傅青主云:“单补气则血又不易生,单补血而不补火,则血又必凝滞,而不能随气而速生”,患者脾肾亏虚多致下元虚冷,故用肉桂和干姜,用温煦的药物振奋肾阳,取“少火生气”之意,使阳气充足,命门之阳气旺盛,补先天以益后天,脾土得到肾阳的温煦,生化气血的功能健旺、统摄气血的功能恢复,同时血得温则行,瘀血得去,新血归经,故能止血。断红穴,属经外奇穴,针刺断红穴可使经气相通,针感上行至肩,经气通畅而升提,患者自觉有气直窜至肘,顺经气而回,使经气得回则血止,加强止血之力。隐白穴为足太阴脾经之井穴,大敦为肝经井穴,井穴是阴阳交会的部位,艾灸隐白、大敦二穴,共奏收敛止血之功。 临证体会:更年期崩漏是因妇女更年期卵巢功能减退,排卵功能障碍,子宫内膜不规则增生、脱落,导致异常子宫出血。王教授认为更年期崩漏虽病因多端,病机复杂,但其根本乃脾肾两虚血瘀,冲任失于固摄,临床当望闻问切,四诊合参,辨明病机,治疗时“塞流”、“澄源”、“复旧”三法当联合应用,澄源贯穿治疗之始终,于补阴之中行止崩之法,叶桂云“留得一分自家之血,即减一分上升之火”,如病重势急,当中西医结合,针药并用,以止血防脱。 郑重申明: 由于每个人的体质和病情不同,本案中的方药和剂量仅适用于本案病人当时的病情。未经中医辨证诊治,不得照搬使用本案中的处方和剂量。广大读者如有需要,应前往正规医院诊治,以免贻误病情。

相关评论
学习中医文化(QQ:914429667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18127192526  
Powered by OTCMS V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