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科

辨治月经病验案两则

时间:2023-06-17 17:35:51  
内容摘要:辨治月经病,因瘀成癥,治疗后,瘤体未大,即初见成效,需持日以治,但应调整药量,选择经后期用药2周的间断用药法,可减少用药量,患者易于坚持较长时间的治疗。攻邪易伤正气,本例于破血消癥方中,少佐黄芪、茯苓、薏仁益气健脾之药,扶正祛邪,有助加强疗效。

全国名中医欧阳惠卿:辨治月经病验案两则 


中国中医药报 广东中医药 2022-12-02 15:00 发表于广东 欧阳惠卿 全国名中医(1939.7-) 欧阳惠卿,全国名中医、广东省名中医、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科主任医师、教授,在中医妇科领域造诣颇深,治病灵巧,不拘一法,擅长治疗月经病,求诊者往往并不是出现单一病症,就月经病而言,同时会伴随多种杂证,但欧阳惠卿总能探其本质,抓住根本,统领方药,使诸证皆除。现整理欧阳教授辨治月经病验案两则,以飨同仁。


 医案一 陈某,女,时年45岁,2009年10月2日首诊。患者月经提早,经量多伴经行头痛半年余。经前乳胀,口苦咽干,痤疮,时有牙龈肿痛,口舌糜烂,小便黄,大便尚可。孕一次,剖宫产史,现工具避孕。1个月前超声检查发现子宫增大,为9.32cm×8.10cm×4.89cm,宫壁间强光团。末次月经(Lmp)2009年9月30日,量多,经色鲜红,挟血块,口苦咽干头痛,舌质红,苔薄黄,脉细滑数。 


诊断:(血热瘀结型)月经先期、月经过多,月经前后诸证(经行头痛),癥瘕。 治则:清热止血,化瘀止血消癥。 方药:茜草20g,败酱草20g,地榆15g,海螵蛸10g,蒲黄9g,五灵脂9g,田七末3g(冲),生地黄15g,天麻15g,生龙骨20g(先煎),生牡蛎20g(先煎)。3服,水煎,渣再煎。每日分2次饭后服。 


10月5日二诊:服上药后经量稍减,今日已少,未净。照上方去龙骨、牡蛎,加石斛15g,生石膏20g,钩藤10g,牡丹皮12g。再7服。以后按照上方加减调治3个月,经量大减,经期正常。


 2010年1月10日三诊:Lmp。 2009年12月19日。近3个月周期26~28天,量稍多,6~7天净,时有乳胀、头痛、痤疮,舌暗红,苔薄黄,脉细滑。 方药:半枝莲30g,牡丹皮15g,三棱9g,莪术9g,生地黄15g,麦芽20g,茯苓15g,山栀子9g,地榆15g,天麻15g,钩藤10g,茜草15g,石决明20g,水牛角30g。水煎服。以上方药加减治疗近半年,月经正常,经行无头痛及舌糜烂,无痤疮复发。超声检查: 子宫较治疗前缩小至8.1cm×6.9cm×3.22cm。 按:本案患者经早量多,病因多端,有因血热、气虚或血瘀等。本症尚见经行头痛,口苦咽干,口舌糜烂,痤疮红肿,舌红苔黄脉滑数等热象,故证属血热瘀结之经病、癥瘕。


欧阳惠卿细究其因,认为血分伏热,扰于冲任,迫血妄行,致经水提早而至且量多。经前火热挟冲气上扰,故头痛,咽干,口苦舌糜,牙龈肿痛,痤疮红肿,血为热炼,日久瘀结成癥。治当清热凉血,化瘀止血为先,生地黄、茜草、地榆、败酱草、牡丹皮、山栀子等清热泻火,釜底抽薪,自无血沸妄行之虞;生龙骨、生牡蛎育阴潜阳;天麻、钩藤、水牛角、石决明等平肝降逆,宜挫上炎之火势;头痛、口糜、痤疮、牙龈肿痛均可告愈。


第二阶段治疗,在凉血散瘀的基础上又需加三棱、莪术、半枝莲、失笑散活血消癥之品,以助癥瘕消散。本症治疗半年余,子宫肌瘤有缩减趋势。 医案二 林某, 女,时年38岁,2009年1月29日首诊。患者行经腹痛及经行头痛20年余,近8年经行腹痛逐渐加剧,经量逐渐增多,挟血块,每次行经需服西药止血及止痛。2004年超声检查发现子宫腺肌病。2日前开始头痛,今日月经适来,小腹疼痛。平素经准,顺产2胎,食纳及二便正常。舌质暗红,瘀斑,舌苔薄黄,脉弦滑。 诊断:(气滞血瘀型)痛经、月经过多、经行头痛、癥瘕。 治则:行气活血,化瘀调经。


 方药:乌药15g,延胡索15g,香附10g,炒没药10g,蒲黄10g,白芍15g,山楂10g,川楝子10g,天麻15g,败酱草20g,羌活10g,田七末3g(冲)。3服,水煎服,渣再煎。每日分2次饭后服。 2月2日二诊:患者月经未净,量已少,深咖啡色,服上药后头痛、腹痛减轻,血块明显减少,未再服止血、止痛药。舌脉同前。 方药:蒲黄10g,川楝子10g,炒没药10g,田七末3g(冲),乌药15g,山楂10g,牡丹皮15g,败酱草20g,茜草15g,天麻15g,益母草15g,白芍15g。5服,同上服法。 从2009年1月29日首诊到2009年12月23日,服上药或根据症状稍作加减近1年。每次经净后,服2周。经行头痛和其他症状均有改善,现已恢复正常,达临床痊愈。


 按:本例因瘀成癥,又每于经前,气血下注冲任,经脉壅盛之际,头痛发作,经时腹痛加剧,经多瘀块多,为瘀阻经滞,不通则痛。瘀阻经脉,气血不畅而致痛经,经行头痛。患者初诊月经多之时,大块瘀血,随血而下伴小腹剧痛,均瘀证之依据。本例分阶段用药是其特点,欧阳惠卿在疾病初期以行气活血止痛为主,乌药、延胡索、香附、川楝子行气止痛,蒲黄、没药、三七、山楂祛瘀止痛,白芍缓急止痛,羌活、天麻专治头风头痛,败酱草一味,清热利湿,亦能祛瘀止痛。后期疼痛缓解,则着重化瘀散结消癥,加入三棱、莪术、牡丹皮、益母草、夏枯草之类。癥瘕为血结日久而成,治疗不宜急于求功。


本例治疗后,瘤体未大,即初见成效,需持日以治,但应调整药量,选择经后期用药2周的间断用药法,可减少用药量,患者易于坚持较长时间的治疗。攻邪易伤正气,本例于破血消癥方中,少佐黄芪、茯苓、薏仁益气健脾之药,扶正祛邪,有助加强疗效。 郑重申明: 由于每个人的体质和病情不同,本案中的方药和剂量仅适用于本案病人当时的病情。未经中医辨证诊治,不得照搬使用本案中的处方和剂量。广大读者如有需要,应前往正规医院诊治,以免贻误病情。


相关评论
学习中医文化(QQ:914429667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18127192526  
Powered by OTCMS V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