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喉

干祖望从脾论治慢性咽炎

时间:2023-06-21 10:02:20  
内容摘要:国医大师干祖望:从脾论治慢性咽炎中国中医药报广东中医药2023-01-2515:00发表于广东干祖望国医大师(1912.9-2015)干祖望,第二届国医大师,江苏省中医院主任医师。著名中医耳鼻喉科学家,中医现代耳鼻喉学科奠基人之一,南京中医......
国医大师干祖望:从脾论治慢性咽炎
中国中医药报 广东中医药 2023-01-25 15:00 发表于广东

干祖望 国医大师(1912.9-2015)

干祖望,第二届国医大师,江苏省中医院主任医师。著名中医耳鼻喉科学家,中医现代耳鼻喉学科奠基人之一,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现就干祖望从脾辨治慢性咽炎经验介绍如下,以飨同仁。

临证经验 

干祖望认为脾虚型慢性咽炎患者除有咽干咽痛、灼热、咽痒、异物感等一般症状外,还有几个伴随症状可以帮助诊断。1、胸闷。患者胸前及两膺有闷塞感觉,叹息后可宽畅片刻。所以然者,宗气来源于脾,积于胸中,其病当然如此。2、双侧颈部有牵掣感。3、咽部反射感。晨起漱口刷牙,即引起恶心呕吐。此乃脾气一损则胃气上逆所致。4、偶有耳鸣。听力障碍也有耳中憋气作闷者,此即李东垣所谓胃气一虚,耳、目、口俱为之病,而脾胃互为表里。5、大便稀溏。患者常年便质偏稀、每日2~3次,此乃脾虚湿盛,大肠传化失职之故。6、头昏乏力。患者常有不自主头晕昏蒙,尤其在活动后明显。此为脾失健运,精气不能上承之故。

干祖望临证时,常用健脾升清利咽,以四君子汤或参苓白术散为主方,根据患者临床症状适当化裁,每每能收到较好的疗效。

健脾益气法 适用于脾运不健而气虚症状明显者。证见面色无华,少气懒言,声低气怯,畏风寒而易感冒,舌体胖大、边有齿痕、质淡,苔薄白,脉细或沉。常用补中益气汤、四君子汤。常用药:党参、白术、茯苓、黄芪、防风、炙甘草等。气短明显者加诃子肉、绞股蓝;乏力甚者加仙鹤草。

健脾渗湿法 适用于脾运不健兼有湿浊不化者。证见咽部黏膜水肿明显,脘腹胀满,大便稀溏、便后擦拭不已,舌体胖大、边有明显齿痕、质润,苔腻,脉细濡或弱。常用方如参苓白术散。常用药:党参、茯苓、白术、山药、白扁豆、砂仁、莲子、薏苡仁、炙甘草。夏月可加藿香、佩兰;久泻不止加罂粟壳、肉豆蔻。

健脾润燥法 适用于脾气虚弱,兼有阴虚津亏者。证见口干咽燥,饮不能解,四肢乏力,或有低热,咽黏膜萎缩或干燥,舌体胖大、边有齿痕、质淡红或红,苔薄白或薄黄,脉细虚数。常用方为生脉散合增液汤,方中人参可以太子参或党参代用。常用药:太子参、麦冬、五味子、玄参、生地黄、炙甘草。口干咽干明显者加石斛、白芍;兼有低热者加柴胡、黄芩。

健脾消痰法 适用于脾气亏虚,健运失职,酿生痰浊者。证见咽干明显,反复咯痰,甚则异物感严重,恶心干呕,舌体胖大、边有齿痕、质淡红,苔厚腻或糙,脉平或滑。常用方为六君子汤。常用药:党参、白术、茯苓、法半夏、陈皮、炙甘草。痰多者加紫苏子、莱菔子;痰黏者加川贝母、瓜蒌皮;痰附着者加礞石、大黄。

健脾升清法 适用于脾失健运,清阳不升,浊阴不降者,见面色无华而阴沉,双目无神,常伴头昏头晕,倦怠乏力,舌体胖大、边有齿痕、质淡,苔薄白,脉细弱。常用方为补中益气汤。常用药:党参、茯苓、白术、黄芪、柴胡、升麻、葛根、炙甘草。乏力甚者加仙鹤草;头晕甚者加天麻、蒺藜。

健脾和胃法 适用于胃强脾弱,脾运化水液之功为胃热约束者。证见咽喉干燥明显,咽后壁充血,小血管扩张,淋巴滤泡增生明显,伴有腹胀、嗳气、胃痛、嘈杂、便秘等,舌体瘦削、质红,苔少、中间有裂纹。常用方为四君子汤合清胃散。参考选药:党参、白术、茯苓、炙甘草、升麻、黄连、当归、生地黄、牡丹皮。腹胀嗳气甚加木香、佛手;便秘甚加火麻仁、郁李仁。

健脾温肾法 本法较为少用,适用于脾肾两亏,失于温煦者。证见咽喉干燥作痛,但痛势隐隐,遇寒加重,受热反轻,舌质淡,苔薄白,脉沉细。常用方为四君子汤合缩泉丸。常用药:党参、白术、茯苓、炙甘草、山药、乌药、益智仁。畏寒甚者加附子、干姜;肾虚明显者加仙茅、淫羊藿。

典型医案 

患者,男,时年44岁,1996年6月28日初诊。咽喉隐痛3年余,发作时时轻时重,有时感觉咽喉干燥,但不欲饮水,时觉咽中如有梗阻、似痰液附着于咽喉间,难以咯出,饮食未见明显异常,大便微溏,曾在他院诊为慢性咽炎,经多方医治,效不佳。查:喉后壁淋巴滤泡增生,黏膜轻度弥漫性充血。舌质胖嫩,苔薄,脉平。

辨证:咽喉者,水谷之道路,脾胃之门户。治取健脾渗湿法。

药用:太子参10g,麸炒白术10g,茯苓10g,白扁豆10g,山药10g,桔梗6g,马勃3g,玄参10g,金银花10g,甘草3g。每日1服,水煎服。

7月12日二诊:上方连进14服,患者咽喉中症状改善比较明显,异物感、痰黏感减轻。原方去马勃、白扁豆,加芦根30g。以此方加减治疗2月余而告愈。

按:干祖望治疗本病认为,咽干原非虚火上炎、熏蒸咽喉,实因脾虚致湿邪停留中焦,津液失于升腾,无以上承于口。故取健脾渗湿之参苓白术散加减。方中太子参、山药、麸炒白术益气健脾;茯苓、白扁豆渗湿健脾,桔梗载诸药上行,并能宣发肺气而通利水道;金银花、马勃、玄参清热凉血利咽;甘草为佐使,调和诸药。全方共奏益气健脾、生津润燥之功。一般认为,二术(苍术、白术)不入喉门,因其性温而燥,有伤阴之弊。干祖望则认为,脾虚湿阻,清阳不升致咽喉失养而干燥者,取白术健脾化湿,升清利咽,效如桴鼓,犹如湿浊黏腻,死抱一团,阻碍精微上承,此时以白术一燥,则死结自开。李中梓亦认为白术能生津。但若明显偏阴虚者则应慎用,可选白扁豆、薏苡仁等,健脾而不伤阴。

郑重申明:

由于每个人的体质和病情不同,本案中的方药和剂量仅适用于本案病人当时的病情。未经中医辨证诊治,不得照搬使用本案中的处方和剂量。广大读者如有需要,应前往正规医院诊治,以免贻误病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学习中医文化(QQ:914429667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18127192526  
Powered by OTCMS V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