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处方

飞龙在天麻黄汤里话神奇

时间:2023-06-20 23:52:43  
内容摘要:飞龙在天--麻黄汤里话神奇原创易之心易時光2023-02-1122:48发表于天津如果硬闯中医的神秘地带,在迷雾一般的梦境里去还原朦胧的人身奥秘,也许只是为了一时满足头脑的虚幻,阴差阳错的帮助医术提升,依稀之间感受到由人身营卫气血、津液的表......
飞龙在天--麻黄汤里话神奇
原创 易之心 易時光 2023-02-11 22:48 发表于天津

如果硬闯中医的神秘地带,在迷雾一般的梦境里去还原朦胧的人身奥秘,也许只是为了一时满足头脑的虚幻,阴差阳错的帮助医术提升,依稀之间感受到由人身营卫气血、津液的表层,渐进筋肉骨血直至由腑及脏滑入人身的至深层次。基因、细胞、血液、骨肉、筋膜、脏腑,肉体、精神,最现代的科学探索与最古老的医学相遇。

显化在运动、呼吸、消化、神经、泌尿、生殖、心血管、淋巴、内分泌,脑科学、心理学、神秘学,人体各大系统与中医六经,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由表至里各个层次的假想对应。

打破时空的界限,出生前后的奥秘化作生命的全息地图,可以任意翻找搜寻“精气神”留在整幅画卷里的传奇,还原生命的神话。

桂枝汤对治的人身伤于风,与麻黄汤对治的伤于寒,从风邪、寒邪对人身造成的不同影响,掀起气血、津液、骨血、筋肉乃至脏腑的变化,在六经区域造成的风起云涌,让我们当故事一般一一道来。

风邪在人身流窜,虽大片横扫,影响范围多只在人身的表层进进出出,令营卫气不胜其烦,扰到津液恨不能通过排汗将其推个干净,令风邪不再混淆捣乱。

寒邪的进攻方式就不一样,风邪若是大面积进犯人身,那么它采取的就是点状如针刺般集结进攻,长驱直入,非钻进人的骨血之内,干扰到脏腑不可,与皮肤相关联的肺脏首当其冲受到影响。

由于寒邪钻得深,不仅营卫气血、津液都受到搅扰,更深入骨血、骨头缝隙,身体产生远超过风邪造成的酸痛,而是全身疼痛,人身正气仿佛如临大敌,紧闭汗孔,要集中力量一举歼灭寒邪。抵抗的力量同时引起身体发热。

汗孔这么一闭,全身的抵抗力集中在血脉与寒邪决一死战,战况之激烈,津液无法化作汗自然代谢,血脉饱胀,逼不出寒邪,战情也十分危险胶着。身体感觉虽是冷得打寒颤,但实际上身体却因抗病邪而发着热,且气血受寒邪阻塞,凝聚不动而不通,浑身上下疼得厉害。

寒邪侵肺,与其交战的气机上冲于肺一时也难以下降,人表现为喘,呼吸不畅。

人身本是“阴平阳密”的状态,此刻阳气抗敌而爆涨,阴液又在耗损中,营卫失衡第一层,若继续引起人身各层级阴阳失衡才更麻烦。

我们可能会渐次看到阳实到阴虚,再到阳虚,阴阳俱虚,阴实,阴实化火,越来越严重的病变,影响区域也从太阳寒水表层到阳明燥金,再到少阳相火、太阴湿土,少阴君火以及厥阴风木,从表层的营卫气血,深入骨血筋肉,深及腑脏,影响各个系统运作。

或由于体质的差别,直接踩塌天花板式的掉落至深层次病变也是有可能的。

这时我们看原文:“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是不是有了深刻的画面感。

麻黄汤中,麻黄调集心力通过峻猛的发汗方式,将深入骨血的寒邪生生逼出,病邪有多狠,麻黄拔寒邪之力就有多大,杏仁辅助麻黄,且降肺气平喘,桂枝甘草作为后备极强的补心阳组合,且甘草还有拖住寒邪令其变缓的功力。可见麻黄汤用药强强联合,面对凶猛的寒邪,亦同样凶猛。

因此由麻黄汤症所引动的剧烈身体“战役”与危险状态,我们在辨证时就需要非常的谨慎,对条文中的要点领悟深刻方可用药。否则用错了,对于身体那就是在制造另一场灾难了。

伤寒论行文至此,我们一路看过桂枝汤的神奇,经验过桂枝汤的各种变化,稍稍一探麻黄的功力,在小发汗法中寻览,随葛根游走人身的水路循环,再由太阳区域滑入阳明区域小小一瞥,回归即至太阳伤寒中功力非凡的麻黄汤,又勾起对人身各层次奥妙与发生的各种人身保卫战的好奇,那么故事后续又将如何发展,敬请听下回分解。

太阳与阳明合病,喘而胸满者,不可下,宜麻黄汤。

读到这一条文时,首先在脑海中勾勒出太阳区域与阳明区域可能会发生的种种疾病变化,好玩的是还可以进行戏中戏的上演:令各种身体感、病症如走马灯般一一划过,令你可以快速辨证复原人身正气在这两区域的保卫战里精彩发生。

比如这一条文中提出的“喘而胸满者”便是其中的一种身体状态,说明病邪处于人身的表层,已侵扰到了肺气。下一句“不可下”的出现同时印证了这一点,说明“喘而胸满”的症状主要是因为邪气在表而引起,若运用下法会引邪气深入里层,所以“不可下”。

即使因肺与大肠相表里的关系,有可能已经影响到有大便便秘的情况,但仍要要明确主要的症结还在于解决表病。

接着,我们根据这一条文所处的位置,病症若符合麻黄汤的种种适应症,这时候是“宜麻黄汤”来治疗的。

太阳病,十日以去,脉浮细而嗜卧者,外已解也。设胸满胁痛者,与小柴胡汤。脉但浮者,与麻黄汤。

“太阳病,十日以去”这是说太阳病的病程比较长,约十日,是个大概的天数。这令我们回忆在之前的条文谈到太阳病在病程中的传变,也出现了“一日”、“二三日”、“六日”、“七日”、“十二日”,那么与这一条的“十日”等各种数字,是否里面藏有一些奥妙,可以先放在这里,留一个很好玩的探索点。

继续回忆之前太阳病的传变内容,一日之内,很快就可以通过脉象,或身体状态推断是否已在病愈,或有没有传变影响到其他的身体层次。二、三日没有见其他身体层级的病症,也可推断没有传变。

一般太阳病七天就差不多可以自愈,风家长至十二天也差不多了。与这里说的十日也在此范围内。

“十日”之后呢,这时的脉象与身体感是“脉浮细而嗜卧者”。我们假想自己穿越到脉的世界去航行,这种浮细感,如在小河里缓缓行舟,闲适安静地体验着体内的奇异风光,颇有平和安静的感觉,再加上“嗜卧”,多舔一分慵懒,接着看条文下句“外已解也”,原是汹涌澎湃的激战已过,我们可以记下这份缓缓地感觉。

若一直这样也就慢慢的恢复健康了,偏偏此时,“设胸满胁痛者”假设身体有胸满闷,胸胁疼痛的感觉,这是邪气侵入少阳经的征兆,这时可以“与小柴胡汤”试试看。

若是“脉但浮者”脉依然是浮着的,也仍有麻黄汤的各种症状表现,还是可以继续“与麻黄汤”用麻黄汤治疗

太阳中风,脉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者,大青龙汤主之。若脉微弱,汗出恶风者,不可服。服之则厥逆,筋惕肉 ,此为逆也。

大青龙汤方: 麻黄六两,去节 桂枝二两,去皮 甘草二两,炙 杏仁四十个,去皮尖 生姜三两,切 大枣十二枚,擘 石膏如鸡子大,碎

上七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取微似汗,汗出多者,温粉扑之。一服汗者,停后服。汗多亡阳,遂虚,恶风烦躁,不得眠也。

伤寒脉浮缓,身不疼,但重,乍有轻时,无少阴证者,大青龙汤发之。

我们今天要体验的是“大青龙汤”,请想象神龙翱翔天际的自在,与上天入海,行云降雨的豪迈,有龙的神力,“水”也活了起来。

那什么情况下,我们需要这条龙的力量呢,跟随我走入这样一个极大的痛苦境界:“太阳中风,脉浮紧”先从脉象融入的人身气血的状态,“发热恶寒”发烧又感到寒冷,“身疼痛”这种情况下真是难受极了,冷热煎熬,身体还疼。“不汗出而烦躁者”原来是太阳病无法通过汗出来推出病邪。

且此病邪的攻击力如此的巨大,由外向内的大势进攻过程中,侵入里层的病邪已开始闷烧化热,外层进击的干扰身体出现恶寒,打冷颤的状态。身体不受控制的躁动,眼干、口干,手脚烦。整个人仿佛外面下雪,内层岩浆爆裂的“寒包火”状态。

这时候我们就需要这条自在的“大青龙”帮助我们化解“水火之战”为“水火即济”的状态。

我们看“大青龙汤”的结构,麻黄大量使用,杏仁借心阳之力打辅助;桂枝、甘草提供后备的阳能;石膏清热;生姜大枣组合调和营卫,顾护保养气血。

大青龙如此猛烈的用法,一旦辨症错误,将“脉微弱,汗出恶风者。”这样的身体感却误用大青龙汤,那造成的后果不可谓不大,“服之则厥逆”四肢发冷,“筋惕肉瞤”抽筋抖动,“此为逆也。”这就是误用后的可怕效果。

“伤寒脉浮缓,身不疼,但重,乍有轻时”这种情况是展现出人身内有溢饮,身体受强大的湿气、水气病邪侵扰,元气与病邪时时交战发热,量大到郁热身重,造成了“大青龙汤”症的身体感,“无少阴证者,大青龙汤主之。”与真阳虚弱的少阴症症状有别(少阴篇我们再返回细说),这又是另一种看“大青龙汤”恢复人体气血“水”世界为晶莹剔透健康活水时的魔法舞台。

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满,或喘者,小青龙汤主之。

麻黄三两,去节 芍药三两 五味子半升 干姜三两 甘草三两,炙 桂枝三两,去皮 半夏半升,汤洗 细辛三两 上八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 加减法:

若微利者,去麻黄加荛花,如鸡子大,熬令赤色。若渴者,去半夏,加栝蒌根三两;若噎者,去麻黄,加附子一枚,炮;若小便不利,少腹满,去麻黄加茯苓四两;若喘者:去麻黄,加杏人半升,去皮尖。

伤寒,心下有水气,咳而微喘,发热不渴。服汤已渴者,此寒去欲解也。小青龙汤主之。

从大青龙的神奇世界越入小青龙的奇幻之旅,大小青龙有何不同呢?这是辨证里的步步探秘,与药味结构里的玩味游戏。

“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伤寒论行文到这里其实可以连成一部很有意思的动画片。

话说“桂枝汤”仿如是游兵散甬刺探消息般的风邪,偷偷摸摸地在人身表层的能量场域侵扰;被桂枝芍药组合联合姜枣的推力,令人身正气轻易通过发汗,恢复了人身营卫(表层能量场)的平和。

病邪中的尖锐部队“寒邪”深入人身气血、骨节,造成了“麻黄汤”脉浮紧,身疼痛,恶寒发热的困局,被强力的麻黄毫不客气的一举歼灭,人身正气再次大获全胜。

不甘心的病邪再次超大举进犯,不仅攻入太阳区域,继续大军进攻阳明区域,深入肌里的寒邪,郁热爆发在内,营卫大范围恶寒,寒包火,身疼痛难忍,或虽不痛却身重,乍时轻重,极惨烈的战况。桂枝、甘草的生阳组合供给强力进攻的“麻黄、杏仁”组合,石膏清热沿途追击,姜枣一路随行固护气血,整个战局逆转,病邪偃旗息鼓。

病邪在一路进击或撤退的途中,发现“诶,这个心下肺里怎么有一滩冷水”,正是适合病邪藏身进击之处,于是小青龙汤的种种症状成型,“干呕发热而咳”小青龙有冷咳的“呼噜呼噜声”,会土出大量的白色稀痰,溶于水又化于无形。

我们也看到小青龙汤的药味不论怎样加减变化,最后不变的药味都有“桂枝、甘草、芍药、干姜、细辛、五味子”,其中核心结构是驱赶病邪的“桂枝、甘草、芍药”,以及可以放在任何方剂里的治咳嗽的组合是“干姜、细辛、五味子”。

随着“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满,或喘者”、“咳而微喘,发热不渴”水邪溢出随三焦流转的各种病状变化。

都是“小青龙汤主之”。加减药味,微妙变化,如翱翔天际,遁入深海的自在小青龙,恢复人身的气血循环,还原源头活水,水火既济。

相关评论
学习中医文化(QQ:914429667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18127192526  
Powered by OTCMS V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