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处方

逍遥散治验二则

时间:2023-06-20 23:52:43  
内容摘要:国医大师凃晋文:逍遥散治验二则中国中医​药报广东中医药2022-10-1315:00发表于广东凃晋文国医大师(1940-)凃晋文,第四届国医大师,湖北中医药大学主任医师、教授。第三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从事中医内科临床......
国医大师凃晋文:逍遥散治验二则
中国中医​药报 广东中医药 2022-10-13 15:00 发表于广东

凃晋文 国医大师(1940-)

凃晋文,第四届国医大师,湖北中医药大学主任医师、教授。第三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从事中医内科临床、教学、科研工作50余年。现将凃晋文教授运用逍遥散治验二则介绍如下,以飨同仁。

逍遥散出自《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全方功效为疏肝解郁、养血理脾。方中柴胡为君药,有和解表里,疏肝升阳之功效。当归具有补血活血,调经止痛之功,有“血中气药”之称,白芍具有养血调经,敛阴止汗,柔肝止痛,平抑肝阳之功效,二者与柴胡同用,寓以血和则肝和、血柔则肝柔之意,为臣药;再佐以茯苓、甘草、麸炒白术,增强健脾之功;薄荷、烧生姜为佐药,清肝热,降逆和中;柴胡又兼使药之功。诸药并用,繁而不杂。

凃晋文认为,逍遥散一方用药精当,君臣佐使皆俱,既可顺肝之条达,又可解肝之抑郁,养血健脾,脾气运化,更助气机畅达。凃晋文言此方重点在“肝郁”“脾虚”“血弱”,以疏肝解郁为主要治法,根据肝郁的致病特点,如情绪不佳、胸闷、两胁胀痛、咽部异物感、失眠、食欲下降等,临证抓住“郁”这一关键,结合舌脉,辨证准确,则能获得较好的疗效。凃晋文强调,木旺则土虚,肝气郁滞会导致脾胃虚弱,脾胃运化无力则血液生成受阻,肝血亏虚,常配伍当归、白芍等养血柔肝类药物。肝肾同源,精血互生互化,肝血亏虚的同时易肾精不足,故常用山药、山茱萸、巴戟天、熟地黄等滋补肾阴药物;若肝经郁热太过,凃晋文常加牡丹皮、炒栀子化裁为丹栀逍遥散,增清疏肝热之用。凃晋文着眼于透过疾病表象,找出疾病病机的本质,一病不拘泥于一方,异病同治,灵活运用,疗效甚佳。

特发性震颤案

患者,女,时年52岁,2019年10月21日初诊。诉左上肢抖动1年,右上肢抖动1周。患者1年前出现左上肢抖动,发作时间不定,长则数分钟,短则10s,抖动幅度不大,以动作性震颤为主,精细动作及静止时无影响,平素情绪不佳,一直未服用相关药物治疗。

刻下症:近1周右上肢抖动,抖动持续发作,持续时间较长,休息后不能缓解,纳可,大小便正常,夜寐欠佳,易早醒,舌红,苔薄白,脉弦。既往有乙型肝炎病史,已停药,否认其他病史。

诊断:(肝郁脾虚,兼有肾阴亏虚型)颤证(西医称为特发性震颤)。

治则:疏肝健脾,通络止疼,养血安神。

方药:逍遥散合六味地黄丸加减。柴胡10g,当归10g,白芍10g,白术10g,熟地黄10g,山萸肉15g,山药20g,茯苓15g,牡丹皮10g,泽泻10g,龙骨30g(先煎),牡蛎30g(先煎),枸杞子15g,杜仲15g,菟丝子15g。7剂,每日1剂,水煎,每日2次顿服。

10月28日二诊:患者抖动发作减少,饮食自觉舒畅,但仍睡眠欠佳,多梦易惊。舌淡红,苔薄白,脉弦。拟前方加郁金10g,首乌藤20g,以疏肝除郁、养心安神,连续服10剂。

11月7日三诊:患者肢体抖动明显减少,睡眠较前改善,又诉心情较前舒畅。守原方继服14剂以善后。

按:特发性震颤是一种临床多见疾病,以双上肢、头部及其他部位动作性和姿势性震颤为主,常在劳累、紧张、饥饿、专注时发作,相当于中医的“颤证”“瘛疭”“颤振”。颤证的发病在《素问·五常政大论》有“其病动摇”“掉振鼓栗”等描述,该病以内伤为主,年老体衰者多见。劳欲太过、醇酒厚味、药物所伤、情志郁怒为颤证的重要病因,各因素导致脏腑损伤,伤及肝血肾阴,肝血不能濡养筋脉,发为颤证。特发性震颤可从血虚肝郁论治,乙癸同源,肾精、肝血休戚相关,肾精亏虚则肝血虚少,致肝濡养功能减退,肝阴不足,肝气失养,疏泄功能不及则肝气瘀滞,脾虚运化失司,血液生成功能不足,肝血不足则难以濡养筋脉,发为震颤。

凃晋文强调,精神紧张时震颤加重为血虚肝郁型震颤的显著临床特点,同时多伴有头晕眼花、急躁易怒、面色发白等。该案患者肢体抖动,先后发于两侧上肢,为动作性震颤,并无精细动作受阻、动作迟缓、肌张力增高等临床表现,需与帕金森病相鉴别。凃晋文运用逍遥散合六味地黄丸加减,以疏肝解郁、滋阴补肾,加龙骨、牡蛎益阴敛阳、重镇安神;杜仲、枸杞子、菟丝子滋补肝肾,使阴得阳升而泉源不竭,更益滋补乙癸之效;加熟地黄、山药、牡丹皮、泽泻、山萸肉、菟丝子调理乙癸,辨证求本,方得疗效。

患者,女,时年55岁,2019年11月11日初诊。诉睡眠障碍8个月余。患者8个月来入睡困难为主要表现,伴劳累后头痛、健忘。近1周口服“安神补脑液”,感觉睡眠较前好转。

刻下症:入睡困难,安静环境下需1~2h入睡,易早醒,睡眠持续约5h后再难入睡,影响日间正常活动,伴口干,健忘,劳累后头痛,纳可,二便调(已停经4年),舌红,边有齿痕,苔薄白,脉细。否认特殊病史。

诊断:(阴虚火旺、郁证型)不寐(西医称为睡眠障碍)。

治则:疏肝解郁、健脾和营、清郁热。

方选用加味逍遥散合越鞠丸加减,处方:炒栀子10g,牡丹皮10g,柴胡10g,麸炒白术10g,生地黄10g,白芍10g,茯神15g,醋香附10g,远志10g,酸枣仁20g,柏子仁10g,合欢皮15g,当归10g,川芎10g,神曲10g,甘草片10g。14剂,每日1剂,水煎,早晚顿服。

11月25日二诊:患者睡眠较前改善,可于1h内入睡,次日精神状态较前改善,心情舒畅,中午能正常午睡,睡眠时间较前延长,纳可,二便调。舌红,边有齿痕,苔薄白,脉细。上方去茯神,加茯苓 10g,首乌藤30g,继服10剂。

12月4日三诊:患者睡眠明显改善,去醋香附、神曲,继服1周善后。

按:凃晋文认为,失眠的病位主要在心,与肝、脾、肾有关,病机为阳盛阴衰、阴阳失交。凃晋文认为,肝疏泄功能与夜寐有较大联系,该病多以肝失条达、疏泄失司为因,气机阻滞则易生痰、瘀、湿等病理产物,同时阳气被遏,阳气不能升发,痰、湿、瘀等病理产物日久化火,易出现口渴、舌红、脉细等表现。该患者以肝郁为因,郁而化火,扰乱心神,阳不入阴致难入安眠,表现为入睡困难、早醒。再者,患者肾阴不足,阴精无法上承,心火偏亢,失于下降,故舌红、苔薄白、脉细、舌边有齿痕,说明患者兼夹脾气虚弱。因此,凃晋文教授采用加味逍遥散合越鞠丸加减治疗,以疏肝解郁、健脾和营,加生地黄清热凉血,酸枣仁、柏子仁养血安神,加远志、合欢皮解郁益智。诸药合用,共奏除烦安眠之功。

郑重申明:

由于每个人的体质和病情不同,本案中的方药和剂量仅适用于本案病人当时的病情。未经中医辨证诊治,不得照搬使用本案中的处方和剂量。广大读者如有需要,应前往正规医院诊治,以免贻误病情。

相关评论
学习中医文化(QQ:914429667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18127192526  
Powered by OTCMS V7.16